Snap被沽空机构浑水盯上了 风光上市还不到3个月!

  • Snap被沽空机构浑水盯上了 风光上市还不到3个月!已关闭评论
  • 1,737 views
  • A+
所属分类:美股资讯

  曾在港股市场掀起过大风大浪的沽空机构浑水,最近表示不仅将继续做空港股,还要做空一家明星创业公司——Snap。当地时间周三,浑水机构创始人Carson Block表示,“目前对做空Snap有七成把握。此前浑水做空公司基于其历史表现,在Snap这个案例中,我们要衡量其未来潜力,这是我还没有做空Snap的原因。”

  不到3个月前,以阅后即焚为特色的社交软件Snapchat的母公司Snap风光上市,上市后两日股价涨逾10%,市值一度突破300亿美元,远超市值不到200亿美元的同行Twitter和微博。但好景不长,之后股价下跌盘整,在5月11日,Snap公布上市以来第一份财报后,当日股价更是大幅向下跳空,收跌逾20%,因其业绩远不及市场预期,后来股价也逐渐反弹企稳,这是因为背后有大佬撑腰。

  5月15日,Snap向证监会递交的公开资料称,大型机构投资方Fidelity(富达),BlackRock(贝莱德)于三月入股,名单上著名投资人Daniel Loeb的Third Point基金和Daniel Och的Och Ziff Capital Management也赫然在列。知名机构的背书为市场注入强心剂,Snap当日股价上涨8%。

  美股市场对这家90后创始人领导的科技公司的态度两极分化,有些投资人热情追捧,有些又避之不及。通过查阅市场资料可发现,Snap的空头股数在财报周上涨2.2%,占总流通股比的16.6%,这在美股市场是不小的比例。

  截至周四收盘,Snap报21.93美元/股,纽交所交易员Stephen Guilfoyle表示,股东投票权缺失为公司埋下的隐患是自己不看好Snap的原因,“14美元每股是我的心理价位,高于这个价格对我来说就是过度风险。”

  换言之,市场对该公司价值的疑虑并未减少,不然又怎么会被浑水盯上呢?

  Carson Block称,股东无投票权、增长数据造假、商业模式变现乏力和债务压力是浑水打算做空Snap的主要原因。

  股东无投票权 投票权集中

  Snap公司的投票权掌握在少数高管手中,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九零后创业者Evan Spiegel和Robert Murphy拥有公司绝大多数的表决权。但数位交易员表示,尽管美国证券市场比较开放,可投票权如此集中,还是第一次领教。

  Evan Spiegel在上市之前,“因带领公司上市”而获得额外的价值约8亿美元的股票奖励,这位创始人还持有公司A,B,C级股票分别为21.8%,2%和50%。“Evan难道不只是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吗”,Carson Block表示,“这体现了这家公司巨大的治理风险。从目前的迹象看,Evan Spiegel还不具有领导一家大型成熟上市公司的资质。”

  增长数据造假 高管频繁离职

  增长数据造假这个问题,是由被Snap开除的员工Anthony Pompliano透露的。

  Pompliano在2015年被Snapchat从Facebook挖过去之后,就被要求做用户增长和提高活跃度的工作;同时,公司还要求他把数据做得好看一点,为上市做准备。而这位员工因为不愿意按照公司的意思,还要求公司修正数据,因此在工作不到1个月后就被公司辞退。

  他还表示,Snap挖他是想得到Facebook的内部数据,但是他也没有向Snap透露相关数据。因为入职不到一个月就被开除,导致他现在找工作很困难。

  今年1月和5月,Pompliano两度对老东家发起诉讼,称其在上市前数据造假。Pompliano同时认为,Snap在多项衡量社交媒体潜力的重要指标上造假,如Snap对广告主和投资人虚报日活人数,称公司在2015年之前日活已经突破1亿。经查阅Snap第一季度财报可发现,Snap日活人数在2016年第一季度为1亿2200万,低于市场预期。

  Snap第一季度财报也显示,该公司的季度用户增长率为低于5%,而根据Pompliano的说法,Snap对广告主称公司月增长率超过10%。

  美股市场并没有对这一指控表现出强烈的兴趣,而Snap对Pompliano的数次指控也仅做出“无稽之谈”的简短回应。

  Carson Block称自己对Pompliano本人做了很多尽职调查,如果要在Evan Spiegel和Pompliano之间选择,宁愿相信后者。Carson表示,“Evan Spiegel在第一季度财报会上,面对与Facebook竞争的问题一笑而过,这是傲慢而不负责的,Evan还没有证明自己,他还不是下一个Mark Zuckerberg。”

  另外,涉及数据造假的高管最近也已辞职。在Pompliano的指控中,前发展业务主管Brian Ames被列为被告。5月25日,Ames已被证实离职,而之前已在Snap工作了三年时间,曾担任发展业务主管、创收产品营销主管等多个管理职位。从Snap公司离职后,Ames将成为移动游戏工作室King的广告业务总裁。

  除了Ames离职,之前已有一名高管离职:今年2月,Snap一名关键的广告业务高管之一Sriram Krishnan宣布离职,这位高管在2016年2月份从Facebook离职加入了Snap的阵营,负责该公司的广告业务。

  变现乏力 内忧外患

  Snap上市以来的首份财报就“见光死”:一季度巨亏22亿美元。需要注意的是,在巨亏22亿美元的背后,有20亿美元来自该公司在上市期间记入的股票薪酬费用。如果扣除这部分股票薪酬费用,以及其他一次性成本,一季度Snap的经常性亏损只有1.88亿美元。但即便如此,这也比去年同期亏损的1.05亿美元多,仍难以改变Snap的业绩表现不及预期的事实。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Snap上市后首个季度的业绩表现差强人意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而这,也折射出其面临的内忧外患:内忧用户增长乏力,外临劲敌Facebook的挑战。

  报告显示,由于Facebook等对手带来的强大竞争压力,Snap在2017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和用户数等方面都未能达到市场分析师的预期。Snap的创新能力在业界有目共睹,这却让Carson Block更加警惕,Carson Block表示,如果比Snap大得多的Facebook可以轻松“拷贝”其功能,那么证明Snap的产品没有护城河。

  具体来看,Snap一季度营收1.496亿美元,虽然同比增286%,但不及预期的1.586亿美元;同期净亏损达22.1亿美元,让1.50亿美元的营收看起来只是杯水车薪,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仅为1.05亿美元;合每股亏损2.31美元,去年同期亏损为0.14美元,均低于分析师预期。

  而Snap在用户数方面的表现更令市场失望,其宣称一季度日活跃用户增加了800万人,总数涨至1.66亿人次,比去年同期涨36%,但仍不及预期的1.68亿人次,是近两年的最低增速。

  此外,衡量Snap业绩的核心指标之一:单位用户平均收入(APRU)季度环比下降14%,从去年第四季度的1.05美元降至0.90美元。

  从营收结构来看,Snap业务大致可分为相机、通讯、广告业务等部分;其中,广告业务是公司盈利的关键。但截至目前,该公司仍存在用户增长乏力的问题,这点与Twitter几乎一致。

  RBC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Mark Mahaney表示:“Snap必须证明自己能够不断推出创新功能、产品,以便吸引消费者和广告商。而Facebook及其Instagram正在破坏这些创新,从而导致Snap增长受阻。”

  投资者担心,除非Snap的用户迅速增加,否则其出售更多广告的能力将会受挫。

  同时,Carson Block对数字媒体为广告主提供的价值存疑,此前也成功做空过包括网秦在内的多家数字媒体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