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的病毒:欧洲多国对英国断航,英卫生大臣称“已经失控”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磬

  周六,英国政府称,由于在境内发现了一种传染性更强的新冠病毒新变种,伦敦等部分地区的疫情防控级别将提升至最高级别第4级(Tier 4)。

  周日,包括荷兰、比利时在内的多个欧盟国家宣布对英国断航,以期减缓病毒新变种在欧洲大陆扩散的速度。

  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Matt Hancock)对记者表示,对病毒新变种“已经失去控制”(out of control),他现在很担心NHS将如何应对。

  荷比意已对英国断航,德法正在考虑禁飞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周六的发布会上称,这一新变种的传染性比普通新冠病毒高70%,不过他也表示,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它更致命、或者能使疫苗失效。

  发布会的数小时之后,欧盟多国宣布对英国断航。截至发稿时,已经荷兰、比利时、意大利宣布了相关措施。法国、德国尚未宣布断航,但表示正在考虑采取行动。

  荷兰是最早宣布断航的欧盟国家。来自荷兰卫生部的声明称,首相吕特的内阁决定采取预防性的措施,从周日(20日)上午6点直到1月1日,荷兰将禁止来自英国的乘客通过飞机入境。其他形式的交通工具仍在评估之中。

  “一种具有更高传染性的新冠病毒变种正在英国流传。它传播得更快,且更难发现…建议通过控制人员流动,尽可能地限制这种毒株传播。”荷兰卫生部表示,未来几天将与其他欧盟成员国共同探讨统一的行动。

  荷兰已经于12月初在境内的病例取样中发现了至少一个跟英国流行的新变种类似的毒株。卫生部表示,专家们正在追踪潜在的相关病例。

  荷兰目前正处于为期五周的封锁状态,学校和所有非必要的商店都在关闭状态。政府敦促荷兰公民不要进行“非必要”的旅行。

  比利时也紧随荷兰。比利时首相德克罗(Alexander De Croo)在周日中午宣布,比利时将从周日午夜开始对来自英国的旅行者关闭边境24小时,并表示,关闭的时间根据随情况进行调整。

  德克罗称,比利时也在与法国证据进行沟通,以密切监控从英国乘车抵达欧洲大陆的人,并将在边境加强检查。

  周日下午,意大利外交部长迪马约(Luigi di Maio)表示,由于担心英国的病毒新变种,意大利将暂停往返英国的航班。

  “作为政府我们有责任保护意大利人。在通知了英国政府后,与卫生部一起,我们即将签署暂停与英国航班的条款。”迪马约称。

  德国与法国也在酝酿出台禁令。一位政府消息人士周日告诉法新社,德国正在考虑禁止从英国出发的航班。据BFMTV和《巴黎人报》报道,法国也在考虑限制来自英国的航班。一名法国政府消息人士告诉《巴黎人报》,“欧洲层面的协调 “正在进行。

  爱尔兰的卫生部长也称,正在考虑对英国的旅行禁令,可能将在周日晚些宣布。目前爱尔兰岛尚未发现英国流行的变异毒株。

  新变种于9月发现,已流传至英国境外少数国家

  界面新闻此前已有报道,英国于上周报告发现了新病毒变种,并已通知世界卫生组织。科学家们确定,新病毒在遗传物质上与普通病毒有23个不同之处。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瓦伦斯(Patrick Vallance)表示,新病毒已经取代此前较早的变种,成为英格兰部分地区的主要流行病毒。

  来自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爱丁堡大学等多个学校的基因组学研究人员于周日联合发表了一篇关于新变种的论文。论文称,最早的两个样本是今年9月20日在肯特郡发现的。截至12月15日,已经在英格兰东南部发现了1620多个类似的样本。

  《卫报》于20日援引一位向政府提供决策建议的专家表示,新变种于九月份发现发现后,进一步测试结果是在10月份揭晓的。

  英格兰公共卫生部门的霍普金斯(Susan Hopkins)博士称,“即使在那时,它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值得重点关注,因为病毒总是变来变去的,这很正常。”

  到了11月下旬,卫生官员试图了解为什么肯特郡北部的部分地区即使在严格封锁的情况之下,感染数量仍未减少。

  调查发现,有一个集群正在迅速蔓延,并已经开始扩散至伦敦和埃塞克斯郡。卫生专家终于在上周通知了政府,因为“所有的证据都在表明,该变种的传播性更强”。

  除了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也检测到了这种菌株,但北爱尔兰还没有。同时,它也已在英国以外的丹麦、南非与荷兰被检测到。

  英国基因研究专家、伦敦大学学院基因研究所的所长巴鲁(Francois Balloux)在推特上发表了他的分析。针对新变种加速传染的情况,他提出了三种解释。

  第一,“奠基者效应”(founder effect)。这两种毒株(指在英国和南非被分别发现的样本)在重大的“奠基者效应”之后,活动频率增加。在最适合传播的时间和地点上,病毒得以传播,例如遇到了重大的“超级传播者”事件。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它们本身就更易于传播。

  第二,新毒株本身更具传染性。两种毒株都获得了以前在同一遗传背景中没有出现过的突变和缺失的组合。这些突变与缺失结合起来,使得该毒株内在的传播性变得更强,例如增加宿主的病毒负荷等。

  第三,新毒株有更强的免疫适应性。两种毒株可能部分地绕过了先前新冠病毒感染带来的免疫(即“免疫逃逸”)。尽管传染性可能并不强,但这两个毒株可能通过感染更多的宿主(包括以前曾经感染过的宿主)而使概率上升。

  他补充,有些免疫功能不全的病人可能遭受了连续感染。早前有证据表明,这种连续感染会导致病毒的快速进化。

  英卫生大臣称已经“失去控制”,民众抓紧“逃离伦敦”

  在接受媒体的专访时,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Matt Hancock)表示,冠状病毒的新变种已经“失控”,他“真的很担心”NHS将如何应对。

  “它已经失控了,我们需要把它控制住。”汉考克称,“我真的很担心NHS。目前,NHS医院中有18000多名新冠患者… …这已经接近于第一次疫情高峰期的数量。这也是为什么每个人都需要遵守新的规则,承担起个人责任。”

  汉考克称,政府还不知道周六宣布的新措施将会持续多久。但表示,“在我们能够开始注射疫苗之前,可能还要一段时间。”他称,不一定会有新的全国封锁,政府实施局部的旅行限制是为了阻止新变种在全国的传播。

  “之前采取的第三级(Tier 3)对旧毒株的传播是有效的。但我们已经知道,它对新变种不起作用,因为新变种更容易传播,所以要升级行动限制。”汉考克称。

  工党领袖斯塔默(Keir Starmer)则呼吁约翰逊就最新的防疫措施向公众道歉。在一次发布会上他称,首相未能更早的采取行动是“严重的疏忽”、是“相同的错误”。

  斯塔默称,感染率上升和NHS在全国许多地区达到能力极限的情况已经有几个星期了。但首相选择忽视它们。就在上周,首相甚至还打算让人们照常过圣诞节。直到十几个小时之前才被迫做出升级封锁的决定,原因就仅仅是因为他想保持受欢迎的程度,而不愿意去做那些正确的决定。

  第四级的新封锁措施出台以后,大量民众在周六扎堆“逃离伦敦”过圣诞节,也引发了担忧。

  英国多家媒体于周六报道,不少民众抢在“封城”之前开车“出逃”,甚至有人专门从伦敦打出租车去利物浦过圣诞。伦敦的圣潘克拉斯火车站更是人满为患,大量民众希望乘坐火车前往亲人家里过圣诞、或是去往其他管制略松的城市。

  《卫报》称,当欧盟国家的禁飞令于周日出台之后,仍有不少民众希望赶在最后时刻前往欧洲大陆。连接英国与法国、比利时的高铁专线“欧洲之星”的车票在周日早上被抢购一空。11点50分,周日从伦敦出发前往巴黎的三趟欧洲之星列车上还有座位,分别是12点24分、13点31分和7点01分。不到一小时后,周日从伦敦出发的欧洲之星列车均无票可买。

  卫生大臣汉考克称,政府已经发出了不要旅行的建议,这些行为是“十分不负责任的”。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