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通共”?

  不少媒体将此描画成:苹果公司遭受中国监管“打压”,库克通过5年间2750亿美元的巨额投资承诺对华“妥协”,才使苹果公司过去几年来在中国市场蒸蒸日上。

  美国社交媒体上,苹果和库克甚至被攻击是“美奸”。

  既抨击苹果,又恶狠狠地黑了一把中国。这背后,显然是美国政治和社会中那股反华遏华的“政治正确”在作祟。

  而遭遇这种政治挤压的美企,又何止苹果一家。

  一位美国问题学者说,美国国内批驳美企对华“脱钩”的鼓噪声浪,已称得上是“商业麦卡锡主义”了。

  01

  The Information这篇冗长的“独家披露”昨天一出来,就在美欧舆论场上引起一片“震惊”。

  5年,对华投资2750亿美元。首先数额就足够惊人。

  作为佐证,报道提到,就在库克在与中方签订“密约”当月,2016年5月,苹果就向滴滴出行注资10亿美元,说这就是“投资计划的一部分”。

  一位中国互联网学者对报道披露的内容颇感诧异:

  如果真有5年两千多亿美元投资,那应该动静非常大。但除了美媒提到的投资滴滴当时有过一些媒体报道,过去5年多来,有谁听说苹果在华有什么大手笔投资吗?

  苹果对华“屈服”,是美欧舆论“哗然”的另一原因。

  对于库克与中方签署协议的背景,报道称是2016年,苹果公司在中国市场“突然面临严格监管”,导致手机等硬件销量暴跌,iCloud和App Store等服务业务也增长乏力。

  当年第一财季苹果在华营收大跌26%,交出13年来最差成绩单。这在当时被称为“苹果危机”。

  执掌苹果的库克立即密集访问中国“灭火”。

  美媒所谓的秘密协议,据说就是在5月首次访华时签的。苹果承诺,将在设备中使用更多来自中国供应商的组件,与中国软件公司签署协议,与中国大学进行技术合作以及直接投资中国科技公司等。

  美媒概括说,就是通过工人培训、投资等,为中国经济和科技发展做出努力。总投资额加起来,就是前面说的2750多亿美元。

  不少美媒称,苹果面对中方“打压”屈服、让步了。

  推特上,有美国网络大V攻击苹果是“美奸”,称应将苹果视为“中国品牌”,并把库克登记为“外国说客”。

  美媒这些报道和网络上的鼓噪,显然是在蓄意歪曲事实。

  一是2016年初的苹果危机,并非源于所谓中国“打压”。

  福布斯杂志当时曾发文,指出苹果的糟糕局面主要源自“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手机厂商步步紧逼”。加上操作系统存在安全“后门”的消息,苹果手机等硬件在世界多地引发安全担忧。

  坏消息接踵而至,苹果业绩和股价当时双双受挫。只因中国市场份额巨大,所以处在了苹果危机的“震中”。

  2016年11月中国通过网络安全法,要求在中国收集的所有“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保存在中国。这也不是如一些美媒所说的“专门针对苹果”,而是覆盖所有在华运营公司。

  二是库克扭转危机的举措并非所谓“屈服让步”。

  2016年5月16日上午,库克与滴滴总裁柳青乘坐一辆滴滴专车,穿过北京王府井的金鱼胡同,走进当地一家苹果商店。这成了库克那次中国之行的一个标志性场景。

  标志着什么?苹果力求加大与苹果软件开发者的联系。

  除了滴滴,当时库克还见了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和美团的相关负责人等。库克当场谈到,中国的开发者已在App Store里创造了70个亿营收。

  投资滴滴出行,当时也被更多解读为苹果公司试图加大服务业务比重,应用软件对苹果公司越来越重要。

  投资滴滴,确实也只是苹果诸多动作之一。

  在华建设更多新零售店、研发中心和可再生能源项目等,苹果这些年来采取的诸多举动,首先都是为了扩大在中国市场的存在和份额,这种基于自身收益的动作也实现了与中国经济发展的双赢。

  02

  转载那篇“独家报道”的不少美欧媒体,都着重提到一组“强烈的对比”:

  2016年3月,库克成为美国时代杂志封面人物。因为他当时极力捍卫美国用户的隐私,不惜与FBI分庭抗礼。

  但就在几乎同一时间,他却“为了中国的生意而向中国妥协”。

  按照美媒的说法,这不是相当讽刺吗?

  接受补壹刀采访的互联网学者指出,美欧舆论这次猛烈抨击苹果,实际也是在抹黑和攻击中国依法严控数据安全的举措,是对中国近些年来加大个人信息保护和数据安全立法的一种反弹。

  这份所谓密约曝光后,苹果将中国用户数据交给云上贵州公司运营的事,也被再次抬了出来,成为投资滴滴之外苹果“通共”的又一罪证。推特上有人骂苹果“出卖用户”。

  但首先一点,苹果面对美国政府时有那么“铁骨铮铮”吗?

  纽约时报今年5月一篇报道,提供了另外一组“对比强烈”的数据:

  2017年6月中国网络安全法生效前的三年里,苹果从未向中国方面提供任何用户帐户数据。

  而在美国呢?它显然向执法部门提供了更多数据:

  苹果自己统计说,2013 年到 2020 年 6 月,苹果在 10781 个不同案例中将用户的iCloud 数据移交给了美国当局。

  换句话说,口口声声尊重用户隐私和保护数据安全的美国执法部门,几乎是在肆意调用和“鱼肉”苹果等科技公司的用户数据。

  换句话说,苹果即便“出卖了用户”,也是出卖给了美国。

  再者说了,遵守中国法律怎么就成“通共”了?

  在交给云上贵州运营之前,苹果中国用户的大部分数据都储存在中国之外的服务器上。

  不说别的,就看美国执法部门对苹果等科技公司用户数据的任意调用,哪个国家能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正是在数据安全关系越来越重大的背景下,过去几年中国不断加强相关立法,2016年出台网络安全法,今年又推出了数据安全法。

  苹果公司“必须继续遵守中国法律”。

  库克有过多次这样的公开表态。事实上,任何一家跨国公司都必须遵守所在国法律。

  攻击库克以此为由“狡辩”的那些人,不是不明白这个众所周知的道理。但为抨击苹果顺带抹黑攻击中国,他们揣着明白装糊涂。

  03

  苹果正在遭遇美国反华“政治正确”的逼迫。

  但实际上,库克和他领导的公司都退无可退。

  来自行业分析公司的最新报告说,今年10月,苹果近六年来首次成为中国最畅销的智能手机品牌。苹果财报也显示,2021年大中华区营收创新高,达到683亿美元,约占苹果全年营收的五分之一。

  于公,中国市场对苹果公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于私,这里也是帮助库克坐稳CEO大位的福地。

  20年前,作为苹果运营主管,库克带头推动公司进入中国市场。这一举措帮助苹果公司后来成为世界上最具价值的公司之一,也使他成为创始人乔布斯的接班人。

  2011年接手苹果之初,库克饱受质疑。但有美媒评论说,过去10年来库克还是艰难地实现了突破。

  这种突破不是某款产品,不是来自乔布斯缔造iPod和iPhone的那种魔力,而是来自地理方面:中国。在他领导下,苹果在华业务从最初的成功进一步发展成一个在营收方面举足轻重的“帝国”。

  2014年,苹果聘请乔治·华盛顿大学商学院前院长顾道格,帮助研究如何更好地拓展中国市场。

  这位学者的首批研究课题之一,就是苹果在华供应链状况,其中涉及数以百万计的工人、数千家工厂和几百家供应商。而中国政府通过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大规模投资,使这一切成为可能。

  顾道格的结论就是,这种商业模式“只在中国才能成行和有效”。

  这样的现实,决定了当中国依法加强数据安全等方面立法和监管,苹果公司除了按照中国法律依法运营,“没有B计划”。

  而没有“B选项”的,又何止苹果一家。

  这实际上是诸多珍视中国市场的美企共同遭遇的一股逆风。

  一位美国问题学者指出,在商言商,包括苹果在内的跨国公司,都是按照国际通行规则,以本土化战略获取更大市场份额和利润。

  但像美国这样,政治因素对跨国公司正常合法经营的干预,可以说是将企业经营“武器化”的一种典型作法。美国不断指责中国在疫苗等一些问题上“武器化”,实际搞“武器化”操作的,就是它自己。

  苹果的遭遇,恰恰反映出美国政治和社会舆论在涉华问题上的“毒化”。

  逼着美企跟中国“脱钩”,实际就是逼着它们跟机遇和收益脱钩,是跟自己过去不。

  这无异于一种极端的“商业麦卡锡主义”。

<!--article_adlist[

来源|微信公众号“补壹刀”(ID:buyidao2016)

]article_adlist-->

<!--article_adlist[]article_adlist-->

.app-kaihu-qr

{text-align: center;padding: 20px 0;}
.app-kaihu-qr span

{font-size: 18px; line-height: 31px;display: block;}
.app-kaihu-qr img

{width: 170px;height: 170px;display: block;margin: 0 auto;margin-top: 10px;}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